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中国真实灵异事件

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 时间:2020年05月28日 15:21:32

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

“如果他看起来像是华人,他就被攻击”

在美国的反亚裔的偏见有多严重?

在美国的亚裔人士来自多元的族裔、国家和背景。根据人口普查数据,美国约有2000万居民是亚裔,占美国总人口约6%。这其中包括了亚裔美国人,以及在美国生活、学习与工作的亚裔人士。

“停止仇恨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 (STOP AAPI HATE)数据库收到来自45个州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新冠病毒相关歧视报告,加州和纽约州的案件占了其中的大部分。

而对于很多亚裔美国人来说,他们在遭遇偏见的同时,感觉自己身为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也遭到攻击。

在亚裔美国人当中,一些族群,例如不丹裔美国人,较高比例是出生在美国境外的移民。而包括日裔美国人在内的其他族群,则更可能在美国已生活多代。

当他们一行人在柜台排队付账时,那名女子又走过来,朝他们喷了似乎是空气清新剂或消毒剂的东西。她还跟着那对年长夫妇到他们的车旁,一边拍他们的照片,一边高呼“这是你们的错”,并用脏话骂中国。

但情况如今不一样了。新冠病毒让美国超过10万人丧命,而亚裔身份可能在此招来横祸。对于包括刘文来内的许多人来说,他们已感觉受到威胁。

这名女子自己也没有戴口罩,吴多贤认为她“被针对”了,“因为我们周围十几二十个人都没有戴口罩。”

这些事件涉及的种类广泛,其中口头骚扰最常见。但推搡、肢体攻击、职场歧视、禁入场所、打砸等等,都涵盖在数据库当中。而比起男性,女性更容易成为目标。

艺术家与喜剧演员也受到启发而发声,譬如华人说唱歌手Jason Chu,他发起了名为“仇恨是一种病毒”的倡议活动,还写了一首关于反亚裔事件的饶舌歌曲。他说,想以饶舌来展示“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人们有多么荒谬”,以及“强调亚裔美国人属于这个国家”。

"我穿戴着防护设备,走进房间做自我介绍。当他们听到我的姓氏时,他们的反应是'不要碰我,我能见另一个医生吗?你可以不要靠近我吗?'"

“我当下觉得非常愤怒,我因为身为亚裔而被针对,又因身型娇小而更容易被人当作攻击目标。”

包括纽约州、加州和德州在内的多个美国州份,都有东亚人士报称被吐口水和拳打脚踢,甚至还有一宗被刀刺的案例。

张华耀则目睹一些亚裔美国人“开始意识到他们的共同利益,作为一个政治组织或群体动员起来”。他说,来自不同阶层、教育背景和族裔的亚裔人士如今因疫情相关的歧视而“发现了他们共同的经历”。

马特留意到,亚裔美国人群体近年来在政治领域的声音更大了,在其他领域也越来越亮眼。“我的很多朋友看到这些反华人的言论,对于谈论其他族群面临的歧视更感兴趣了。”

来自韩国的23岁大学生吴多贤(Dahyung Oh)记得,早在2月,在美国疾控中心建议佩戴布口罩之前,她站在纽约地铁月台上,旁边一名女子充满敌意地瞪着她。

“种族,就如许多社会分类一样,是一种任何人一眼就能看见的类别,”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戴比·马(Debbie Ma)博士说。“正因如此,人们很容易对这些类别加以标签与刻板印象,例如,东亚裔人士是外来的,尽管他们实际上并不是。”

在美国的亚裔如何回应攻击?目前并没有全面的数据记录各族裔人士在美国购买枪支的数量,但根据枪店老板们的反馈,亚裔强制购买者和整体的枪支销售数量正在上升。

49岁的华裔美国人臧东慧在纽约皇后区组织了社区巡逻队,巡逻队的微信小组中有200多名成员,他们轮流开车在社区中巡逻,向警察报告可疑行为。如今巡逻队以棒球棍自卫,但臧东慧希望未来他们可以持枪巡逻。包括他在内的十多名巡逻队成员最近已申请购买枪支的许可证。

她在2008年参与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在纽约出生的华裔演员刘玉玲(Lucy Liu)与英国演员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之间,来自各种族裔背景的美国受访者们更倾向于认为后者是美国人。

而在美国的另一端加利福尼亚州,23岁的麦迪逊·法莱米尔(Madison Pfrimmer)听说过针对亚裔的攻击,但“并不认为它像人们所说的那么常见”。

法莱米尔说,她尝试与那名女子争辩,但对方谴责她为那对夫妇翻译,还朝她扔了一瓶水,淋湿了她的腿部与脚部。

在包括德州、华盛顿州、新泽西、明尼苏达与新墨西哥在内的13个州,警方都接到并处理了上报的仇恨事件。

种族定性(racial profiling),又成为种族归纳、种族貌相,指的是依照某人的族裔特征,来认定其犯罪或涉嫌某种行为。

纽约在3月出现了两宗无关联的案件,都是亚裔女性因没有戴口罩而遭遇袭击。同时,许多人又因戴了口罩而被骚扰。

“她开始向我靠近,指着我说‘为什么你不戴口罩,你应该要戴上口罩’,”吴多贤称。

亚裔美国人有许多共同的经历,例如他们在疫情之前就已被视为“永远的外国人”。

今年四月,她在洛杉矶一家超市里为一对年长的中国夫妇帮忙翻译,据她说,这对夫妇遇到了一名愤怒的女子。这人持续用粗言秽语谩骂他们,还朝他们扔水和喷洒不明液体。

张华耀表示,对遭遇歧视的亚裔人士来说,口罩可能造成两难局面,因为“如果他们戴口罩,他们会被怀疑感染了病毒,而如果他们不戴口罩,则会被质疑感染了还疏忽大意。”

为什么亚裔美国人仍被看作局外人?

“他喊道:‘我不怕有辐射的中国人',然后开始指着我大叫,‘你们这样的人不应该在这,滚出这个国家,我不怕你们这些人带来的病毒。’”金伯利是一名华裔加拿大人,在纽约生活了超过15年。

为数众多的亚裔美国人与身在美国的亚洲人形容,他们在此的境遇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急转直下。

之后,那名女子开着她的车,一路尾随法莱米尔,直到法莱米尔把车开到一个警察局附近。

在接下来几周里,她留意到她在公众场所遇到的“大概十人中有一人”,在看见她时显得怒气冲冲。“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程度的敌意。”

在德克萨斯州,一个亚裔家庭在超市中被刀刺伤,其中还包括了两名分别2岁和6岁的儿童。

在加州,一名老人遭遇铁棍袭击,一名青少年则因被袭而送院治疗。

在美国,针对亚裔人士的偏见剧增,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开始思索自己在美国社会的位置。

时至今日,一些亚裔美国人仍形容他们感觉“处在试用期”,需要去证明他们是美国公民。这一情况在疫情暴发后明显恶化。

马特(化名)是一名华裔美国人,他是在康涅狄格州一家急诊室工作的医生。他称,有多名患者表示曾有亚裔人士在他们周边咳嗽,因此要求住院治疗。

BBC通过采访及分析美国媒体报道发现,自1月起在美国有超过100起疑似针对亚裔的事件,其中约一半的案件已上报警方。

“我们在美国不是过客,我们在这里出生,这是父母养育我们的地方。我们想说,仇恨不属于我们的国家。”

马特医生说,经常有人跟他说“你的英语说得真好”,问他真正的家乡是在哪,尽管他已向对方解释了他生在美国。

吴多贤说,尽管她并无大碍,她已经开始避免踏足纽约的某些区域。

据刘文说,几个陌生人在当地超市里朝她一名韩裔朋友喊脏话、推搡她,还要求她离开商铺。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是亚裔,而且当时戴着口罩。

而马特自己,也经历了疫情相关的种族歧视,当时他正尝试治疗一名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人。

“她高喊,‘你们怎么敢来我家人购物的商店,你们怎么敢来毁掉我的国家。你们就是我一家人没法挣钱的罪魁祸首’,”有一半华裔血统的法莱米尔回想道。

纽约市和洛杉矶市的警方称,针对亚裔人士的仇恨犯罪有所增加,而旧金山州立大学与多家倡议组织表示,他们合办的报告中心从今年三月至今,接收到超过1700宗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歧视报告。

张华耀教授则说:“尽管我的家庭在美国已经开枝散叶到了第五代,我依然被认为是一个外国人。”

曾以民主党人身份竞选美国总统的杨安泽呼吁亚裔美国人“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展示我们的美国特质”,例如帮助邻居、捐献防护装备、穿上美国国旗颜色“红白蓝”的衣物。然而,批评者谴责杨安泽的言论是在怪罪受害者,并且他似乎内化了一种观念:由于其族裔背景,亚裔人就是不够“美国”。

在她的朋友经历那场超市争端后,刘文下定决心买她人生中的第一支枪。“如果奥斯汀都到了这个地步,那我们可能真的需要买枪了,”她说。

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

臧东慧表示,华裔美国人应该武装自己,“以防社会动荡与犯罪急增”。

“五年前刚来到美国时,我的目标是尽快地适应美国的文化,”刘文说,“不过疫情让我意识到,因为我是亚裔,因为我的样子或者我的出生地,我永远无法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美国,在英国和加拿大都有多起针对东亚裔人士的袭击,温哥华警方称,今年至今已受理了20宗反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

有亚裔人士报称,由于其族裔背景,酒店、Uber司机等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

但无论是对自我认同为亚裔美国人的人士、希望成为美国人的人,还是仅是到访的亚洲人来说,在美国针对亚裔的种族偏见都一视同仁。

金伯利·哈(Kimberley Ha)称,她在二月留意到这样的变化,当时她在纽约遛狗,一个陌生人开始朝她大喊。

管理这一数据库的旧金山州立大学研究亚裔美国人的张华耀(Russell Jeung)教授发现,在许多案件中,当事人“被朝着咳嗽与吐口水”,因此他新增了这一类别。

5月28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道,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31岁的刘文对于自己身为住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东亚裔人士这件事,并没想得太多。“实话说,之前我真不觉得我在这儿很显眼,”她说。

一些事件到达了仇恨犯罪的标准。纽约警方指,他们已调查了14宗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仇恨犯罪,其中涉及15名亚裔受害者。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 「间谍鸽」脚环藏密码?警方关押求解...鸽主呛声:那是手机号码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表示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鸽子是最有能力的间谍。(图/取自免费图库Wikimedia Commons)

  • OPPO通过ISO/IEC 27701认证 获取隐私信息管理体系证书

    中新网5月28日电 近日,遭遇疫情歧视的美国亚裔何去何从OPPO顺利通过国际权威认证机构DNV GL的认证,正式获颁ISO/IEC 27701:2019隐私信息管理体系证书。DNV GL管理服务集团大中国区副总裁陈立、OPPO互联网安全总监韩方、OPPO互联网法务部部长张开磊出席了本次颁证仪式。本次认证范围覆盖了OPPO手机操作系统及相关互联网业务的设计、开发、运营和维护服务等范畴,证明OPPO用符合国际隐私安全标准要求的方法,践行保护用户隐私的承诺。体系认证的通过对完善和持续优化隐私安全管理,以及实现OPPO全球用户隐私保护的标准化与合规化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互联网时代不断发展,AI、5G、IoT、大数据技术日益进步,用户隐私安全关乎每一个人。时值全国“两会”期间,网络安全相关问题再度成为热点,部分代表委员也提出议案、提案、建议,为个人信息保护提供政策参考。个人数据保护的合规性深刻影响着用户体验,对企业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做好用户数据保护已经不仅仅是保护好企业资产的要求、履行对用户承诺的要求,更是法律红线的基本要求。OPPO作为一家坚持本分、用户导向的全球化企业,始终践行维护用户利益,保护数据安全、尊重用户隐私,致力于打造安全、高效、便捷的开放生态,用实践来推动OPPO业务安全与用户隐私的保护工作,助力我国网络安全工作的健康发展。为推动隐私安全管理的标准化和合规化,OPPO在2018年进入欧洲市场之前,已着力隐私安全管理建设,进入欧盟的产品通过了行业权威的e-privacy和TrustArc双重国际隐私认证;同年,OPPO获得中国泰尔实验室“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最佳推进奖”和“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最佳引领奖”。在2019年,OPPO通过信息安全ISO/IEC 27001、云安全CSA STAR和关注隐私安全的ISO/IEC 27018和ISO/IEC 29151等四个标准的认证;同年,OPPO主要业务通过公安部等级保护测评,Reno2获得国内首张由电信终端产业协会和中国泰尔实验室联合颁发的移动智能终端安全能力测评证书,达到五级最高安全能力等级,全面保护用户的隐私与信息安全。随着万物互融的时代的到来,OPPO的隐私保护建设任重道远。此次通过ISO/IEC 27701认证是OPPO推进隐私安全管理工作的又一里程碑式进展,也是OPPO对广大用户、商业合作伙伴始终如一的承诺兑现。在主动拥抱万物互融时代新挑战的过程中,OPPO始终坚持用户导向,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怦然心动的产品,并将隐私安全基因更深地融入到OPPO产品中,为用户带来更安全的使用体验。

评测

回到顶部
乾隆皇帝的儿子|越战女兵|越南乳瓜|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世界上最深的洼地|世界地震|乾隆皇帝的儿子|乾隆皇帝的儿子|安禄山与杨贵妃|历史故事|大发pk10-复制打开0748.cc|极速快三-复制打开0748.cc|重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永久网址0748.cc|快三助手-永久网址0748.cc|一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澳门百家乐-复制打开0748.cc|分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